电子烟 线下状态调查:专卖 店门可以有点,一些小店会停售

作者|收获哆啦A梦

11月1日,国家市场监管局、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通知,督促电子商务平台立即关闭电子烟门店电子烟线下门店排行,及时删除电子烟产品。

禁令一出,各大电商平台屏蔽了电子烟的搜索,一时间对电子烟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禁止线上销售后,电子烟只能转向线下渠道与传统卷烟竞争。

那么,线下 电子烟 销售怎么样?三言财经走访北京、上海多个商圈和便利店,探索线下电子烟销售。

北京地区

在北京地区调查中,三言财经走访了十多个可能的卖电子烟场所,包括便利店、超市、烟酒专卖店,以及两个电子烟品牌线下店专卖购物。

除了这两家电子烟专卖店,三言财经只发现了一家烟酒专卖店和另外一家电子烟啤酒专卖店。总体情况与上海地区相似。

傅鹿河悦刻 电子烟 专卖店

隐藏在商业建筑的底层,与它相邻

在北京市朝阳区建翔大厦一楼,Flow和悦刻电子烟专卖店紧挨着。两家店面与电子烟相连,面积不足10平方米。在一次暗访中,发现这两名店主都是 20 出头的年轻人。每家店只有一位店主,一男一女。不知道是不是一家人开的。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在两家专卖店里,在显眼的位置放置了“监护人计划,未成年人禁止”的牌子,两家店的店主都表示购买买产品需要出示身份证。

悦刻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营业,福禄营业时间是中午12点到晚上8点。三言财经暗访时间为中午10:40至11:20,期间没有其他消费者前来购物。

暗访期间,悦刻的掌柜一直在清点货品,仿佛在整理发货清单。店主还表示,悦刻 电子烟 不再通过互联网渠道获得。如果需要,可以将其添加到电子烟微信中。如有需要,可直接快递或展示,但需消费者自付邮费,福禄也可协助发货。

添加店主微信后,三言财经发现微信朋友圈里没有电子烟相关内容。店主在询问电子烟时表示怕被人举报,所以没有电子烟相关内容。

卓尔悦电子烟网站_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_北京电子烟实体店地址

当被问及是否有其他专卖店时,两位店主表示不是很清楚。对方建议登录官网和官方帐户以检查离线商店的状态。从悦刻微信公众号来看,悦刻在北京有30家专卖门店,授权门店也更多。据专卖店主介绍,授权店销售更多一次性卷烟产品。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福禄的专卖店铺不多。店主表示,据他所知,北京只有一家专卖店,健翔。三言财经在微信公众号搜索附近的福禄线下门店时发现,搜索结果均为授权店和多点便利店,其中特意标注了福禄一次性卷烟产品“小鸡蛋”的销售。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线下超市、烟酒专卖门店调研

有人偷偷卖,有人想阻止卖

除了北京的电子烟品牌专卖门店和授权门店悦刻电子烟线下门店外,线下超市和烟酒专卖门店是本次调查的另一个重点。

也许是因为样本不足,三言财经调查了海淀上地附近的十几家线下超市和烟酒专卖店。 卖电子烟中只有两个,其中一个是秘密的卖],只有四个。福禄 小烟 产品。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在暗访的悦刻电子烟个线下门店中,超过一半的北京线下门店表示无销售电子烟,约半数门店也表示不允许线下销售电子烟,其中大部分是烟草和酒精。 专卖商店。

我偷偷卖电子烟的吸烟酒店。老板说他知道电子烟被暂停的消息。他也是上门推销员,所以试了几个【k5】,一个月才【k45】,一周【k45】都没出去。问他为什么被盗卖,他说怕被烟草局调查,烟草局不允许卖。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店主从红包中取出4电子烟件商品

卖电子烟的另一家小店是啤酒专卖店,店前有一些电子烟。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_北京电子烟实体店地址_卓尔悦电子烟网站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店主说有人开始卖电子烟,没多久就卖。已经偷偷卖电子烟半年了。他指出,在电子烟品牌的夏天,很多年轻人买,但目前很难卖。

他在网上也知道了禁售的订单,表示怕被烟草局发现,11月后将停止销售电子烟产品。他没有收到政府部门的禁售通知,但销售人员通知了他。

上海:线下销售点覆盖面小,推广难

在本次线下调研中,三言财经分别走访了【k16】、雪家、福禄线下销售点。这三家店分散在上海的几个大型商场,每个品牌下的所有型号电子烟都有出售。值得注意的是,多个被调查的电子烟线下销售点均以口头承诺或放置警示牌来宣传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但在三言金融的实际购买买体验中,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电子烟没有一个营业员要求出示身份证。

SnowPlus 电子烟

独立店铺

距市中心10公里直线距离

无轻微警示标志,导购口头承诺不卖给未成年人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SnowPlus 电子烟 推送文件

雪加电子烟地推店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国际广场地下一层。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雪家电子烟楼层所在的商场一角

这家雪家电子烟店位于商场内,由多栋独立建筑组成,雪家店位于其中一栋楼的地下一层。没有明显的指示户外活动的标志电子烟推荐,很难找到。

商店出售SnowPlus的各种电子烟,并且购物指南将产品介绍给不时路过的消费者。但据三言财经观察,在一个小时内,并没有消费者上前询问或购买买。

另外,这家雪加店也没有明确禁止未成年人购买买电子烟警示牌。不过,在采访中,导购口头表示绝对不会卖给未成年人电子烟。另外,导购员说,尽管禁止了在线销售渠道,但这并不影响线下销售。最近一直没有监管部门查,线下人多了买。

悦刻

独立店铺

距市中心直线距离8公里

有轻微的警告标志

三言财经在上海五角场百联又一城6楼找到了悦刻线下销售点。不过这里的悦刻电子烟不是本地的市场展位或独立店,而是在TinkPad电脑店设立的第三方合作货架。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在购物中心六楼的ThinkPad计算机专卖中存储货架

商店主要销售笔记本电脑及相关产品。 悦刻电子烟 货架位于商店入口处。不仔细看,这里很难找到卖电子烟。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电子烟’s 明确禁止在货架上向未成年人出售警告标志

悦刻电子烟在书架显眼位置有警示牌,禁止出售给未成年人电子烟。货架上有各种各样的电子烟产品。

这里悦刻电子烟的销售由Thinkpad商店的销售指南完成。他们告诉Sanyan Finance,他们知道当前的在线电子烟禁令,并且购物指南指出yooz电子烟,离线销售不会受到影响,也没有监管机构可以进行调查。

交通流量

独立店铺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_北京电子烟实体店地址_卓尔悦电子烟网站

距市中心7公里直线距离

有一个轻微的警告标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福禄电子烟店

福禄线下销售点位于上海西北部上海大学附近的宏碁广场,类似于雪加的无店面独立销售站。

在销售点的明显位置设置了多个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的电子烟警示牌,店内销售Flow的各种电子烟产品。店主表示是Flow授权的官方线下电子烟商店。由于禁止在线电子烟,购买买流电子烟只能离线进行。

同样,老板也说线下销售电子烟没有问题,最近也没有监管部门监管。

24小时便利店

独立店铺

有轻微的警告标志

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

三言财经对上海10余家卖卷烟便利店的24小时便利店和普通烟草酒店进行了调查。仅在其中一家罗森便利店出售了两种一次性电子烟。

便利店店员告诉三言财经,并不是所有罗森连锁便利店都有卖这样的电子烟。同时,从整体销量来看,传统卷烟依然是最畅销的。关于网上的电子烟禁令,店员说知道了,说可以卖电子烟。

摘要

上海地区电子烟线下销售的整体感觉是“门看得见”。在调查过程中,没有人看到三个电子烟线下门店有任何消费者进行咨询和购买买。

此外,线下电子烟销售点还存在分布过于分散、导购不专业、推广难等问题。

卓尔悦电子烟网站_悦刻电子烟北京线下门店_北京电子烟实体店地址

分布过于分散

事实上,三言财经正在上海地区苦苦寻找线下电子烟。该地图显示了 电子烟 个销售点,其中大部分实际上已更改电子烟线下门店排行,因为信息已过时。

这意味着如果你不能在线购买买电子烟,那么线下销售点的覆盖率很低。如果你不住在附近,行程还是要花很长时间。

很难找到销售点

即使我们找到了销售点所在的购物中心,我们仍然面临着很难找到特定商店的问题。本次对三个线下销售点的调查中,除了商场一楼的福禄亭位置比较显眼,其他两个位置都比较难找。

SnowPlus位于购物中心的地下一层,悦刻位于购物中心的六楼。两家公司都没有在商场外设置任何促销卡。要找到这两个,除非你特意去找,否则很有可能你得“碰碰运气”。

特别是悦刻的销售点在商场六楼很难找到,所以最好与第三方合作推广点数。据三言财经观察,这家店的购物大部分是电脑咨询的顾客,无人查电子烟。

不专业

在本次调查中,ThinkPad Store 悦刻的代表销售人员表现出非常专业的销售。主要原因是它们主要是卖计算机,因此他们可能不熟悉合作的电子烟产品。

这样在介绍悦刻产品时,就会出现“忘词”的行为,需要到现场查看产品介绍。另外,三言财经买买了两个zippo产品,导购连下单都不知道。问了几个同事,和解就结束了。

难以推广

禁网电子烟后,电子烟的推广就成了一个比较棘手的实际问题。福禄【k45】店老板也坦言,禁令发布以来,购买【k42】更换墨盒一直很麻烦。目前线下电子烟在上海覆盖面小香港电子烟,推广难度大。

三言财经在福禄店购买买两款产品后,店主强烈推荐微信。并表示以后要购买【k42】可以联系微信,提供全国邮寄服务。如果您订购更多,您也可以免费送货。店主说这样做真的很无奈。禁网后,他只能通过社交软件扩大客户群。

写在最后

电子烟禁网对电子烟行业的影响是明显且相当严重的。目前,北京、上海电子烟线下区域销售面临覆盖面小、推广难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电子烟厂商需要加大线下扩张的力度。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开设更多电子烟家线下门店,培养更多专业销售人才,让更多用户接触到产品。

与线上渠道相比,线下门店安装成本高,需要更高的人工成本。对于电子烟厂商来说,这笔额外的支出无疑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整体观察电子烟、电子烟线下销售不乐观,线下销售政策有待进一步明确;再加上最近很多电子烟公司的裁员,电子烟行业的生存状况值得担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专卖店批发 » 电子烟 线下状态调查:专卖 店门可以有点,一些小店会停售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