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配资
在线配资平台

证券时报头版评论: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应该重罚

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往年多以违背信披处理,《刑法》明明有处罚根据却甚少使用公司挪用资金炒股,使得10多年前泛滥的资金占用问题死灰复燃并有燎原之势。

最近一段时间,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现象触目惊心,几亿元都是小案例,不少已然上升到几十亿元级别,甚至有一家公司狂飙到百亿元级别——上市公司100多亿元存款帐户里的钱全被侵吞。

拿人钱财起码要经人同意,但把握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却借助自己的优势地位,轻易将上市公司的资金转移到自己口袋,这也许是擅自强占,从日常理解看,不是强奸起码也是诈骗。“占用”是一个被美化的代称,这个字眼掩藏了此种行为的恶意和恶劣程度,让人倍感只是将上市公司的资金扒拉到大股东手里这么轻松。

要动用上市公司资金,需要股东同意,也须要支付成本,问题是一些大股东根本就没有这种程序,即使有也很难通过,因为中小股东都晓得资金被大股东占用凶多吉少。

上市公司的资金要用于生产经营,“闲钱”也可用于理财,即使以5%的年利估算,10亿元就有5000万元利润,超过不少中小公司一年的净利润,更不要说百亿元的资金占用了,那无疑是对上市公司股东的劫掠。

实际上,大多数上市公司没有如此富裕,还要负债经营,资金侵吞损失的就不止是月息了,很多上市公司资金被强占后常常造成亏损,沦为ST,基本面严重恶化。

员工挪用公司资金_公司挪用资金炒股_挪用公司资金罪2万

对这些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的处理,以往多是行政处罚了事,处罚根据是信披违法,罚款上限60万元股票配资,责任人被资本市场禁入。这与动辄亿元级的资金占用相比,实在是很轻了,难怪总有大股东因此铤而走险(甚至连险都算不上)。

《刑法》第169条规定的情形是,无偿向其他单位或则个人提供资金等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等公司挪用资金炒股,可处7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与《刑法》169条相比,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更适宜《刑法》第272条,即挪用资金罪。169条是指将上市公司利益输送别人,272条则是指将上市公司利益占为己有。

公司挪用资金炒股_挪用公司资金罪2万_员工挪用公司资金

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假如归还,那就是挪用资金罪,不归还就是职务侵占罪,都要承当刑事责任。

在新闻报道中,挪用资金罪并不鲜见,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也有几个,顾雏军是比较知名的一个,新太科技创始人之一、原董事长邓龙龙因犯挪用资金罪被改判有期徒刑6年,振芯科技创始人也因侵吞资金判刑。上市公司高管借此罪名获罪的也有,2018年万年青原财务部市长肖福明就因侵吞资金被判有期徒刑8年。

2014年1月,深圳航空原实控人李泽源以挪用资金罪被改判有期徒刑10年,2013年真功夫创始人蔡达标因侵吞资金等罪被判14年。

公司挪用资金炒股_挪用公司资金罪2万_员工挪用公司资金

与那些大公司关键岗位人物相比,普通职员侵吞资金的领刑更重,案例也更多:建行分行职工侵吞资金炒股巨亏775万元被判18年;一些企业职员由于侵吞数十万元也被判刑。

2002年底,证监会曾普查1175家上市公司,发现676家公司存在大股东占款现象,占款支出为967亿元。当时导致各方高度注重,这种情况后来一度有所收敛。只是,这么多年来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被判刑的却寥寥无几,如今“占款”现象显著增多,除了经济诱因外,处罚很轻也是重要诱因。

大股东侵吞手法也越来越简单粗暴,比如一家上市公司子公司A转让给B公司货品,另一个全资子公司C再从B公司采购,B公司拖欠A公司货款股票配资,收取C公司预付款,资金几经倒手就转入了大股东手中;一家上市公司在民间高息融资,然后将融来的资金输送给大股东……上市公司则常常通过假账应对。不难预计,暴露下来的只是少数,还有不少大股东正在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侵占中小股东利益。

挪用公司资金罪2万_公司挪用资金炒股_员工挪用公司资金

多数上市公司资金挪用案没有步入刑事诉讼程序,主要是因为受害者缺失,中小股东很难发起和配合检察机关将实控人送入看守所。监管部门可以考虑筹建专门机构,以衔接侦查和检察机关,起诉占用资金的大股东,以净化资本市场环境。

本文源自证券时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扬志配资在线 » 证券时报头版评论: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应该重罚

评论 抢沙发

扬志配资在线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炒股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