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配资
在线配资平台

详解期市灰幕:代持杠杆达10倍

债市核查风暴下,风声鹤唳。

债券市场上多位呼风唤雨的大鳄已被调查。中信证券(600030)固定利润部监事总经理杨辉、万家基金固定利润经理邹昱、齐鲁银行金融部徐大祝等均被调查。这一切缘起转债代持。

当转债市场扩容至26万亿元时,当公募基金固定收益类资产管理规模迫近9000亿元时,监管层或将难以忽略转债代持的问题。“你真的难以想像转债市场上的内幕,债券代持已经失控,机构可以做通过代持将其资产规模放大4、5倍,这是常态。甚至可以将杠杆放大至10倍的,”上海某基金公司固定利润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导》。

如果不存有转债代持,不存有期市“掮客”,那么这股期市核查风或不如昨天之猛烈。

代持游戏

债券代持的始作俑者是货币基金。

一般而言,货币基金对于流动性的追求决定着其投资受限,只能投资于剩余年限在397天以内的转债。通过代持,货币基金可以选购超过一年时限的转债贵州股票代持杠杆,这是货币基金博取超额利润的一个秘径。

国债的投资时限越长股票配资,收益率自然越高。若想享有高利润,基金总监自然想投资剩余天数超过397天的国债、剩余天数超过360天的央行票据。但按有关规定,货币基金整个投资组合的剩余天数不能超过180天。

“基金公司如果直接订购,会计报表会显示,这自然是违背基金契约的。实际上,监管层每年还会对固定利润业务进行多次检测。如此操作,肯定是不行的,那么通过转债代持则是规避核查的一种形式,”上述北京固定利润人士告知。

债券代持的时间长短不一、代持对象亦不一。债券持有人通常是与代持人达成口头合同。约定将标的转债以一定的价钱出售给代持方,经过约定时间后,再以事先约定的价钱由持有人赎回。债券持有人要支付给代持方一定的资金使用费,同时保有转债的利润和风险。而代持方获得了这部份的资金使用费。这意味着,债券持有人、代持方可以实现多赢。

“具体到贵州股票代持杠杆,债券持有人给代持方多少资金使用费、约定赎回的价钱怎样,存在商议空间。这其中也就存有基金管理人的寻租空间,”上述人士表示。

代持这一手法从货币基金,逐步漫延至银行间市场成员之间的一种操作模式。在代持过程中,机构早已放大了资产规模。“通过订购转债,委托代持、获取资金、再订购转债、再委托代持的循环,可以放大资产规模,提高投资杠杆,”北京一位熟知转债市场的人士强调。

举例而言,比如某基金持有1亿元转债,利用两次代持,实际上拥有三亿元的转债,享有三亿元的风险和利润。这也就意味着,一旦转债价值增长,基金将不得不面对的是3倍的巨亏的风险。

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债券代持时间长短不一。不只是一年、也可以是几个月、甚至按天估算。所以一只固定收益类产品将会出现时间各异的转债代持。关于代持方,最开始货币基金私下举办转债代持之初,一般寻觅的代持方是托管行,基本都是直接总行对接,这样操作愈发便利。然而,目前代持方并除了限于交行。

“不限于托管行,只要有需求想做的机构都可以,”熟悉债券代持的人士表示。

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中的交易帐户分为乙、乙、丙三类。甲类帐户为商业银行,乙类账户主要为信用社、券商、基金等非银行金融机构,丙类账户为通常为非金融机构法人。

“最初是甲类帐户来为机构代持转债,而后甲类、丙类也渐渐加入这一阵营。尤其是丙类账户,此类帐户的公司设立门槛较低,一般为非公众公司,最有可能成为转债交易中违法利益输送的载体。比如,债券代持过程中,债券持有人给出的资金价钱较高、回购价钱较高等,这是最为基本的一种利益输送方法,”上述人士剖析。

此次中信证券杨辉、万家基金邹昱被调查即被媒体猜测为股票配资,为丙类帐户输送利益。

上书人士透漏,债券市场上确实存在,债券基金总监、券商固收人士寻求一己之利,在外边注册创立丙类账户公司参与建行间转债交易,或收受丙类、乙类公司的商业行贿。

除去代持外,丙类账户亦有可能充当转债市场“掮客”的角色。“在转债发行的过程中,会有一些收益率可观的抢手转债,这部份转债可能和发行人、承销商关系非常铁的人能够领到,丙类账户领到这部份转债后,可以转手借给机构,这中间形成的价差即是丙类账户所挣收益,”深圳某资深人士强调。

带着脚镣街舞

债券代持在给机构带来超额利润时,也带了无法控制的风险。

“放大基金资产规模,这无疑会导致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减少,未来存在流动性不足的风险,而流动性堪称是货币基金的生命线。此外,如果固定利润类基金变相放大投资杠杆比例,一旦市场利率发生变化或则转债市场出现调整,那么固定收益类产品面临着巨大的风险,”深圳某基金公司人士强调。

事实上,某券商以前曝露出这种风险,2007年该券商代持2.7亿元转债,然而在央行数次通胀然后。债券价值上涨,债券持有方在代持期结束后违背约定不与回购,导致该券商直接巨亏千万。

2011年,城投债一度连累整个转债市场暴跌。深圳多家公司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因较高的杠杆比例和收益率波动引起了较大巨亏。亦有放大转债杠杆,导致国债欠库的情况,一度给机构带来了结算风险。当年,有公司固定利润部门一度导致巨亏上万元。

“债券代持的情况十分普遍,几乎每年固定收益类产品就会出现类似情况,只是有些没有公开,或者影响没有这么大。要看监管层如何来认定,债券市场后市跟监管层心态息息相关,”上述北京基金人士剖析。

此外据报道,有关部门派出的调查组上周起已入驻重庆、北京、江苏等地多家券商固定收益部门,要求协助调查部份转债交易流向,排查是否有大宗转债在“丙类户”实现不当获利的情形。

深圳多家券商固定利润负责人告知记者,债券市场的核查风暴仍未殃及到北京。不过,从目前期市事件来看,调查组来北京核查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一旦监管层重申不许转债代持、决心整顿转债市场。那这个市场对转债的需求自然会降低,外界合力或将戳破目前转债市场的泡沫。从这两日交易所转债走势可以看出,债券市场已出现调整征兆,”一位基金公司固定利润经理表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扬志配资在线 » 详解期市灰幕:代持杠杆达10倍

评论 抢沙发

扬志配资在线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炒股期货配资公司